晚上做了一个异常诡异的梦

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异常诡异的梦,把我一个20多岁的大小伙吓得不敢一个人睡觉,跑去隔壁父母床上挤了一宿睡到天亮。 我先介绍一下真实的布景。布景一:坟山。我的奶奶快90岁了,身材欠好,刚刚出院。老人不爱住城里,就爱住乡下老家。我老爸在六个兄弟姐妹里排老四,是个孝子。这个月轮到我们家照顾奶奶,我们一家人为了利便照顾老人,又不想自己一家人被分开。就从城里又回到了原来老房子里来。我的寝室背后是一座山,山上很多坟,都是乡里乡亲老了以后土葬在后山,有老坟,也有才不久下葬的新坟。山上很罕见人上去了,路还是有,不过杂草树林比小时候多了很多。夏天说是凉快,现在我觉得咋个阴森森的。 布景二:猫!乡下老家嘛,难免会有老鼠,几乎家家都会养一只猫防老鼠。我们老家这只猫还未成年,还是个小猫,对照喜好亲近人。我平时又喜好小动物,就爱逗它,它就更习惯粘着我。夏天因为天热,我关了门,却开了一半的窗户,小猫不晓得什么时候从窗户进来的,也不晓得怎么进来的罩子(农村为了防蚊虫都有罩子,农村孩子都晓得是什么)。反正我被梦吓醒时小猫就睡在我边上。 布景三:镜子。我寝室里的衣柜大小占了一整面墙,二十多年前修的房子,做的衣柜都盛行柜面上做穿衣镜,我家的衣柜每个柜面都有一面穿衣镜。等于我的寝室全在镜子的反射面上。我的床和镜面是平行的,我曩昔就听说过镜子不能对着床,我也担心过,不过从小生活了这么多年都没事,也就不怕了,主要是有个书桌隔在了床头和镜子中间。 好了言归正传,咱们说说昨天的梦,梦里开头是我和堂弟在游泳,游泳的场景不是水池也不是河,像是在湖里,却没有岸。我们漂浮的也不是水面,给我的感觉是脓浆,很油腻,滑不溜秋的。这一层脓浆下面好像另有水。大家都晓得汤吧,下面是水,上面是油,中间有一层能瞥见的分界线。我两兄弟就像是汤油上飘着的两个小虫。那层油给我的视觉感觉有一米左右厚,伸出手能突破那层界限。可界限那头即是梦里给我第一次惊吓的场景了,全是人!全部都在界限那边,人的状况是,由下往上漂浮着,面部朝上,闭着眼一动不动,和我们脸对脸。我和堂弟游了一段,瞥见一个小伙子,那是我们儿时的发小,很熟。堂弟作死一样还伸手去界限那边拉了一把发小漂浮的手。发小被拉动,本来面无表情的脸突然笑了,这笑很自然,就像两个熟人碰面握手时笑起来一样自然。我是觉得不对头的,就喊堂弟游到一个像江心岛的地方,四周光溜溜的除了一株樱桃树啥也没有。刚爬上岛去,仰面就莫明其妙多了两个老头。老头在摘樱桃,还问我们吃不吃。这樱桃给人的感觉没熟透黄白黄白的,不红,跟尸水脓浆一个颜色。说实话,我不是个吃货,不会只要是吃的就往嘴里塞。其时只是单纯觉得樱桃没熟,欠好吃,很酸。所以没吃。可两个老头听我说不吃表情就开始独特起来,那种感觉就像阴谋未杀青很愤怒,却又怕表现出来吓跑我们那种极力克制,很歪曲,面部肌肉很独特。还不断拿着樱桃向我们迫临。我觉得老头很不对劲,还是怕了,我拉着堂弟又跳下水里(或者说是油里,脓浆里)一个老头向我扔来了一根扁担,被我一把抄在了手里。另一个老头拿着一把比割麦子用的镰刀还大很多的镰刀。(但是不像国外死神用的那种)向我砍来,重新顶飘过,差点被砍,我只能用手里的扁担去格挡还击,格挡中心跳加快就醒了。吓醒后就看到了身边睡着的猫,另有对面的镜子。惊魂未定也不敢倒下去睡觉,灯也没开,随手拿起枕头边上的手机,用手里屏幕的光线照明,跑到了隔壁父母床上去了。父母问我干嘛,我把梦大概说了一下,说不敢在那一个人睡了,过来挤一挤。

坟地图

发表评论:

Copyright diyijiating.com 蛋蛋趣闻网 Rights Reserved.